令习习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想了想还是决定记录一下,漫天盖地的消息砸在脸上,痛的是心里。

其实我爱上盗墓的时间很短,不到三年。
开始那会被剧情吸引,倒斗的刺激与激动并存。
接着因人物感伤,生离死别的残酷糊住眼睛。
然后深陷迷局,在庞大的陷阱谜团面前恐慌。
再是痛彻心扉,迫不及待代入故事结局,祈祷希望。
最后因漫长等待而淡然,日升日落间褪去了激动的过往。

初心不变。

三年的时间不长,和三叔更文的时间比较不算得什么。
但这三年足够让这本书刻入我的心里,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次的爱在三次真实庞大纷杂的世界里无比渺小微茫,值得我庆幸的是我爱的是盗墓笔记。
足以与三次相抗衡的盗墓笔记,以及爱着他的你们。
就像是一滴在大地上蒸发的水珠,走投无路之际遇上了大海。
比陆地还要广阔的大海,无涯无边。


吴邪是我本命,作为邪党我及其讨厌把他名字打错的人。
什么时候爱上他的我也说不上来,记得最初我还不喜他的身手太弱【笑
后来莫名其妙的就爱上他了,小三爷。
碎碎念,吐槽,脑洞清奇,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冠人,找条子,大白狗腿,哆嗦的手,人皮面具,瘦金体,有几分小帅,骨头重,建筑系高材生,炸山,潜水,割血,算计,手臂上的十七道疤,差点被割断的喉咙,费洛蒙,失去嗅觉,遍体鳞伤,暗号,国产AK,身手矫健。
吴邪,小三爷,天真,吴小佛爷,小邪,大侄子,东家,邪帝。

你一度被我们称为神。

跟在三叔身后初窥迷局,稚嫩的想法牵动神经踏入泥潭。
后来独当一面,用着不算光明磊落的手法举步维艰。
工心算计揭开藏匿世间千年迷局表面的重重迷雾与硝烟。
身不由己杀戳不断,信手拈来的获胜筹码是命运的网开一面。
【十年了】

他是残酷真相面前最后的美好,进了这个局,就不能再出来。
他是西泠印社吴山居的奸商小老板,和隔壁老板无聊了下下棋。他是最聪明的狩猎人,所有轻视都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尽管他做过很多坏事,他在我心中永远都是西子湖畔那温润的公子书生。
只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不得已牺牲自己。
玲珑骰子安红豆,如骨相思知不知。

他就是这样,明明自身难保还要费尽心思拉你一把,在最危险的时刻也想着别人的好。
他不会轻易痛下杀手。
【但是别忘了,即使是水,在寒冷的冬天也会变成坚硬的冰】
吴邪。
就是吴邪。

看到三叔某奇异的采访,本来很淡然的感觉演变成了巨大的恐慌。
依据三叔的意思,《十年》就是盗墓笔记的一个终点,在《藏海花》以及《沙海》填坑之后将不会有任何关于盗笔原文的作品问世【是这样理解吗otz 那真的是最后的告别。
三叔这么多年辛苦了,虽然有许多的坑和越来越多的下巴,但真的谢谢您带来这么好的作品。【千年雨是什么鬼啊什么时候放这个坑!
喜欢了挺久的东西终于要暂告一段落,没有后续,只能从最后的只言片语里刻画他们以后的样子。
不能再亲眼见证他们的未来。
或许是安逸也或许是彷徨也许是遗忘。
希望命运能还你们一世安宁。

明天就是八月十七,我去不了长白山和西泠印社,只能在学校祈祷一下你们安好。
吴邪应该不用去守门吧,三叔说他的计划成功了,大家都不用再守了。
送邪启程,静候灵归。


我爱吴邪,爱三叔,爱《盗墓笔记》,爱书中的所有人。
若干年后我再回忆起这部书,也许只会轻轻的慨叹。
但现在我为它痴迷疯狂,奉为信仰,是天地间不灭的光。
青春荒唐,感谢有你。
一路陪伴,共渡深渊。


啊啊啊炒鸡萌的啾!!!好棒!!!

星球拟鸟系列:

爱护环境,保护地啾❤️~

【双花】击鼓


乐乐生日快乐QWQ接受我早到的生贺吧!
#ooc预警#
#还有文笔渣#


残阳映红天。
花凋零,血染长缨,沙场秋点兵。
四周都是尸体,他乡的,同国的,还有敌人的。长枪,盾牌散落一地,盔甲也破碎不堪,空洞可见。
血浸透了荒野中纷纷扬扬的沙,渗入褐黄色的泥土里,被来回踩踏出令人作呕的黑灰色,最终融入了干涩的西部秋风中,燃至天涯。
插在最高点的军旗无声飘扬在混乱不堪的大地上。
天空上最后一抹瑰艳的红悄声无息的隐入乌云里。
鸦雀无声。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不知是静寂了多久,一个干哑的声音从尸体堆里传出来。
“嘿…”那是个脸上带着伤的剑士。
“嗯?”张佳乐撑着身旁的长枪站了起来,系好自己身后的剑筒,把弓箭别在了腰上。
“你看起来技术不错。”
“嗯…”
“从卫国来的吗?”
“是啊”
“真巧,我也是。”
剑士冲张佳乐笑了一下,轮廓分明的脸庞在初生的朝阳下像是发着光。
“叛军呵…想要天下?”
张佳乐没答话。这问题太直白。野心谁人都有,天下也谁都想要。他就是为此上战场的,为了至高无上的荣耀,即使牺牲掉自己的一切也在所不辞。
“和我一起吧。”
他转头。
他抬眼。
“共创荣耀!”
四个字掷地有声。
在呼啸的风中萦绕,盘旋,回荡。
共创荣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孙哲平。”
“张佳乐。”
锋利的银针划破两人的指尖,血珠顺着白皙的手指滑下,滴入瓷碗。
嘀嗒。嘀嗒。嘀嗒。
“定会驰骋沙场。”
“生死与共。”
血蜿蜒出一道道痕迹,染红了洁白的瓷碗。
“共夺天下!”
一饮而尽,酣畅淋漓,烧遍全身。
他们是战友,是有共同理想和目标的战友,为了荣耀不惜一切的站在了这里。
为了他们的一切。
“队伍名字想好没?”
“就叫双花吧。”
“双花怎么够,要百花才好。”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情人节

【这里新人子翎QWQ文笔渣、总之还请多多指教QWQ】


“你不准备送我巧克力吗前辈?”一大早的电话那头就传来小鬼略带稚嫩的声音。
“为什么不送我巧克力呢前辈?”
“前辈是不喜欢我吗?”
“前辈……"
他的声音带着点哭腔。
我觉得再不去制止他很可能会听他在来一段一个人分饰两角的分手戏码。
于是我机智的打断了他。
“你要什么巧克力?”
“啊,前辈真的是太好了!”果然诱拐吃货是最简单的。
“就要榛子巧克力 ,奶香白巧克力,香浓黑巧克力,丝滑牛奶巧克力,醇香摩卡及考杏仁巧克力,榛子、杏仁及葡萄干巧克力,脆巧心,星彩巧克力,脆香米巧克力,可可粒夹心还有椰奶巧克力就够啦,前辈!”
我收回上面那句话。
“你真的吃的完吗?”就不怕胖了没人要吗。
“前辈你一定会买给我的对吧!”
“……”

也只有我会买给你了,小鬼。

谁叫我喜欢你呢。

【这里新人子翎QWQ、文笔渣、OOC有、我对吴邪是真爱所以大可放心QWQ、总之还请多多指教QWQ】

#双邪#害怕你看不到我
我是吴邪。2014年的那个吴邪。
傻逼叫我疯子,因为他是个傻逼。
我开始以为他是我众多替身中的一个,后来又以为他是我物质化出来的。无论他是个替身或是物质化的怪物,都改变不了他是个傻逼的事实。
比如现在。
“哎呦疯子你手机怎么这么叼!”他打开我手机里的siri。
“现在是2014。”
“额……"他挠挠头,尴尬的笑了几声。
我没理他,继续整理小花发来的资料。
如果不是我在这里,你怎么可能会有正常的生活,傻逼。
没了我看你能怎么活下去。

#双邪#你到底在哪儿?
我是吴邪。2004年的那个吴邪。
疯子走的时候我无知无觉。
等我发现我在很多时候都看不见那个穿着修长风衣的背影的时候他早就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
他经常会坐在我的床上抽烟,故意把烟圈吐得很高,用他没带假发的头看着我叫我傻逼。
然后我就会拿起手边的笔丢他骂疯子。
再接着笔就会穿过他半透明的身子掉到床上。
想到这里,我朝床上扔了支笔。
笔没有穿过他半透明的身子就掉到床上。
疯子真的走了。
没有跟我说再见。

#双邪#猛然间的对视
今天我跟疯子说出去爸妈买礼物,他在我的卧室坐着我的椅子在我的纸上用我的笔写写画画就是不和我一起。
然后我就火了,抄了个枕头就往他的光头上砸。
他一偏头就躲开了,笔都不带顿的说我还太嫩。
我走过去拽他,弄的他大衣都开了。
他还是不动说我是不会和你去的。
我夺过他的纸,笔尖在他写好的东西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痕。
他突然抬头说,“我以前怎么就这种傻逼样。”
我对上他调笑的目光,冷哼,“我以后才不是你这种逼样。”
疯子还是直视这我的眼睛,时间久的我都有点发毛。
“怎…怎么了?”
“没什么。”

#双邪#我的手穿过你的身体
今天早上起来看到疯子,他的眼神有点不正常。
“你还能看到我吗?”我吃早饭的时候他终于问了出来。
“能啊。”我有点莫名其妙。
他用不正常的眼神望向镜子。
我朝着那儿看,镜子里空洞洞的没有他的影子。
我愣住了,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试着伸出手碰他,结果手就这么直接的穿过了他的身体。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我终于要走了。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他越来越透明,最终消失在空气里。
“再见。”